回顾《歌手2019》:七年不痒,依旧引领着华语乐坛乐迷们的审美

栏目:汽车 来源:中国文具网 时间:2019-08-13

“从《我是歌手》到《#歌手2019#》这档节目已经走了七个年头,“七”是个神奇的数字,一周有七天,世界是有七个大洲,远古时期人们用北斗七星判断季节、判断气候,现在科学中“七”是酸碱的分界、味觉的标尺。但是在这个舞台上最重要的是,只有完整七个音符才能组成音乐

七年了,如果说每一年的《歌手》节目都是一个美好的音符,那么我想今晚过后我们能谱写出一个圆满的乐章了。”

——何炅于《#歌手2019#》歌王之战

上周《#歌手2019#》歌王之夜刚刚结束,刘欢实至名归的拿了冠军。

回顾《歌手2019》:七年不痒,依旧引领着华语乐坛乐迷们的审美

每周五没了《歌手》,一时间不知道这段一直属于音乐的时间段该去做点什么了。于是在没有《歌手》的这个周末,想再聊聊《歌手2019》和《歌手》(《我是歌手》)陪我们走过的这几年。

在每一季《歌手》结束之后,都会有媒体发问:“《歌手》能不能有下一季?”因为每一季节目组似乎给了观众最大的惊喜,但是反响似乎却越来越差了。

回顾《歌手2019》:七年不痒,依旧引领着华语乐坛乐迷们的审美

《歌手》系列的主要打造者——洪涛。

在这样的声音之下节目走过了七年。如何炅所说,“七”确实是一个神奇的数字,但是除了他说的那些积极的意义之外,还有一个大家印象更深刻的词——“七年之痒”。

所以我先从“七年之痒”聊起。

《歌手》七年:到底“痒”还是“不痒”?

从收视情况来看,《歌手》的确是“走得很艰难”。《我是歌手》从第三季收视率走向峰值之后,在接下来的几年都呈下降趋势。

回顾《歌手2019》:七年不痒,依旧引领着华语乐坛乐迷们的审美

历届《歌手》平均收视率,数据来源@芒果妈妈

虽然现在是一个流量的时代。《歌手》的播出的这几年也是互联网综艺逐渐兴起的几年,越来越多人选择通过网络观看,可能会分流一些节目的收视率,但是节目关注度是整体下行的这件事情也不得不承认。

毕竟,《歌手》曾经一度成为国民级综艺,大家茶余饭后的社交货币,这几年明显不这样了。

回顾《歌手2019》:七年不痒,依旧引领着华语乐坛乐迷们的审美

《我是歌手》前几季时期:“如果你也看《我是歌手》,我们就是朋友。”

相比之下,关于节目口碑的数据其实挺让人欣慰的。我记录了一下《歌手》七季以来的豆瓣评分,整体上节目评分稳定在6到8之间,并且在《歌手2019》出现了大幅度的评分上扬。

回顾《歌手2019》:七年不痒,依旧引领着华语乐坛乐迷们的审美

《歌手》系列豆瓣评分走势图

国内很少能有综艺能在几季保持相对稳定的评分,更不要说这做了七季的“高龄综艺了”。

另外我个人还有一个稍微主观些的维度。

我认为无论在数据上看节目的被关注度是怎样的,每一季的《歌手》都会或多或少的引领国内观众在音乐上的注意力。或是审美上的,或是音乐类型上的,也或者是仅仅推红了音乐人。

从第一季《我是歌手》开始梳理:

  • 第一季《我是歌手》:引领了大家对于vocal型选手的兴趣,林志炫拿到了第二名,《没离开过》成名当年年度金曲;被高晓松评价“有实力却一直不红”的黄绮珊凭借《离不开你》焕发了事业第二春。
回顾《歌手2019》:七年不痒,依旧引领着华语乐坛乐迷们的审美

歌手黄绮珊

  • 第二季《我是歌手》:邓紫棋同样凭借强大的声带机能圈粉无数翻唱的《喜欢你》、《泡沫》、《存在》等作品被广泛传播,周笔畅凭借这档节目基本撕下了“超女”标签,表现了个人极高的音乐素养。
回顾《歌手2019》:七年不痒,依旧引领着华语乐坛乐迷们的审美

一档《我是歌手》,让邓紫棋当年商演价格直逼陈奕迅。

  • 第三季《我是歌手》:节目组意识到大众开始把“飙高音”等同于“唱功好”。于是邀请来了新加坡国宝级歌手,同时也是一位“小嗓歌手”陈洁仪。补位歌手中也有一位不靠高音取胜的歌手——李健。李健最终进入了歌王之夜并获得了第五名。节目开始布局国际视野,请来韩国原版《我是歌手》第二季总冠军郑淳元,有听众开始在社交媒体上讨论华语乐坛音乐人与其他国家的音乐人之间的差距了。
回顾《歌手2019》:七年不痒,依旧引领着华语乐坛乐迷们的审美

歌手李健

  • 第四季《我是歌手》:HAYA乐团以首发歌手身份出现在名单中,世界音乐乐团第一次出现在《歌手》舞台。低音歌手王晰和早期校园民谣歌手老狼参与到补位中,《我是歌手》舞台开始越发趋于多元化。
回顾《歌手2019》:七年不痒,依旧引领着华语乐坛乐迷们的审美

注:世界音乐(即民族流行音乐)。

  • 《歌手2017》:哈萨克斯坦歌手迪玛希来到舞台,在哈萨克斯坦引起不小反响,同时也给迪玛希在内地的发展开了个好头。赵雷《成都》引起全国热议,国内民谣热度因此被推向高潮。谭晶短暂登台,她的独特唱法和《九儿》给听众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回顾《歌手2019》:七年不痒,依旧引领着华语乐坛乐迷们的审美

“进口小哥哥”成为当年的新星。

  • 《歌手2018》:张韶涵复出,一首重新诠释的《阿刁》感动了很多人。摇滚歌手汪峰大力推广原创音乐,甚至尝试二次元歌曲《普通的Disco》,收获大量好评。歌手迎来来自全球流行音乐中心,欧美的歌手Jessie J,国内乐迷开始就声音的控制上聊我国音乐人和世界顶级歌手的差距。另外,华晨宇参与到补位《假行僧》、《山海》等音乐作品收获大量正面评价,华晨宇被更多人认可为华语乐坛的“未来”。
回顾《歌手2019》:七年不痒,依旧引领着华语乐坛乐迷们的审美

华晨宇

有几点值得注意:

《我是歌手》第一季、第二季之后开始有人说“《我是歌手》是一档比飙高音的节目”。第三季歌手开始大刀阔斧进行音乐人上的多元尝试。这次改变算得上是节目对观众音乐审美的第一次引领。

《歌手2017》是系列节目口碑的最低点,唱衰节目的声音也越来愈多,但是此时《歌手》影响力依旧,《成都》成为了大多数国内观众接触的第一首当代民谣作品,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听民谣。这样看来,国内的民谣爆红就是从《歌手》开始的。

到了《歌手2018》有人说音乐真人秀已经走到终点了,老歌新唱新意越来越少,对音乐的“魔幻改编”也开始让听众越发审美疲劳。汪峰另辟蹊径,开始在舞台上大量演唱当代小众音乐人的小众作品,推广当代原创音乐。接着,今年的《歌手2019》主题被定为“原创季”,3月9日优酷推出《这!就是原创》,4月12日爱奇艺推出《我是唱作人》。

回顾《歌手2019》:七年不痒,依旧引领着华语乐坛乐迷们的审美

回顾《歌手2019》:七年不痒,依旧引领着华语乐坛乐迷们的审美

有媒体定义2019年为“音乐综艺原创大年”,而从拼唱功,到推原创作品,这个蛰伏到开启的过程看来都是从《歌手》开始的

对于中国流行音乐的发展,《歌手》从来都没缺席过。

几年间对于《歌手》的仿冒节目层出不穷,但是都空有其表。模仿者们不知道构成《歌手》的,除了有音乐综艺元素,还有对于华语乐坛音乐的一片情怀。这也是这档综艺一直能办下去,并且能一直收获好口碑的原因。

因此我说,对于《歌手》我觉得“七年不痒”。即使是如人们所说,关注度少的《歌手2019》仍引领了2019年的“原创大年”。

《歌手2019》都引领了什么?

既然是回顾《歌手2019》,还是要主要聊聊这一季的节目给我带来的惊喜。或者说在我心中这一季的《歌手》引领了什么。

第一、刘欢引领了音乐多元的审美。

从刘欢夫人回应耳帝对刘欢的乐评里,我们能看到刘欢的大量的诚意。

在准备比赛期间,他就为节目准备了十首作品,并且为自己的作品定了“音乐多元和支持原创”的基调。在他选择的四首外国经典曲目中有轻摇滚、歌剧也有电影插曲,想要传达一直以来刘欢的“音乐是世界上的通用语言”的态度。同时也“科普”谱曲与歌词发音之间的紧密联系,用经典原文演绎经典作品。

很多朋友觉得今年的刘欢的很多作品有些“曲高和寡”,但通过上文我们看得出来,不故意迎合,并试着引领,这是刘欢这季比赛他给自己定的基调。

在这个舞台上刘欢老师从来没有用一种符号来定义自己,而是真正像老师一样把不同的音乐类型、音乐风格一首首的展示出来。

我们以前可能看过优雅的刘欢老师去唱Blues,那是我们心中他一代宗师的样子。

但是,当看到他和谭维维一起唱迷幻摇滚,并且学着范晓萱的唱腔唱范晓萱乐团时期的代表作《我要去哪里》时,你会不会和我一样惊喜呢?

回顾《歌手2019》:七年不痒,依旧引领着华语乐坛乐迷们的审美

刘欢和谭维维演唱《我要去哪里》

第二、吴青峰和逃跑计划,打破了对乐团的傲慢与偏见,引领更多人对独立乐团投以关注。

我特别喜欢吴青峰在总决赛演唱的《歌颂者》,也许是单飞不解散的一年的思绪给他带去了丰富、复杂的情感,总之我觉着这首歌有着充沛的共情力

佳凯在总决赛为兄弟的站台,也让很多网友大呼“苏打绿团魂不灭”。

苏打绿无疑是一支优秀的乐队,吴青峰也是位人很有才华的音乐人。可是虽然吴青峰和乐团在早在2016年第27届台湾金曲奖获得了:最佳国语专辑、最佳编曲人、最佳乐团,成为当年最大赢家,在业内早已获得盛誉,在内地他们却没有与之匹配的影响力。

回顾《歌手2019》:七年不痒,依旧引领着华语乐坛乐迷们的审美

苏打绿2016年于第27届台湾金曲奖

这次参加《歌手》算是帮助更多内地歌迷来发现这个宝藏

吴青峰也的确表现了不俗的实力,将网红歌曲《起风了》打上了自己的烙印,将有态度的《Silence》唱出了自己的味道。

回顾《歌手2019》:七年不痒,依旧引领着华语乐坛乐迷们的审美

内地很多乐迷对台湾的乐团总是不太友好,吴青峰这次来《歌手》单打独斗,让内地观众被动的摒弃了一些对于他们的刻板印象

值得惊喜的还有逃跑计划。

回顾《歌手2019》:七年不痒,依旧引领着华语乐坛乐迷们的审美

逃跑计划乐队

因为《夜空中最亮的星》,逃跑计划在国内影响力一直还不错。但是国内摇滚乐队有个很大的问题,就是总是“圈地自萌”。

几年前刘欢和崔健曾经参加过同一档综艺,崔健将很多独立乐队带到了上海台,可是无论是唱《妈妈一起飞吧,妈妈一起摇滚吧》的台风稳健的舌头乐队,还是“一线独立乐队”痛仰乐队,都在大舞台上折戟。

有人说他们音乐品质不过关,没法在专业舞台上很好呈现。也有人说,他们的歌词也许是带了老崔的批判气质,没法被放在更大的舞台上。总之,国内乐团“出圈”一直是一个大问题。这个时候模仿酷玩乐队起家,带着英伦摇滚气质的逃跑计划成为了代表内地摇滚乐团的“优质人选”

回顾《歌手2019》:七年不痒,依旧引领着华语乐坛乐迷们的审美

起码《夜空中最亮的星》听起来就是一首打动人的励志歌曲。

很多朋友不知道,其实洪涛也表示过,逃跑计划他们也请了五年。很多人觉着逃跑计划是出现在这个舞台的青铜玩家,可是我觉着这是摇滚乐团走向更大舞台的第一步

上次有摇滚乐团出现在《歌手》舞台还是萧敬腾带着的狮子合唱团,可是狮子明显是带着萧敬腾光环的。而逃跑计划不一样,很多人可能不认识主唱毛川,但是知道他们来自迷笛学校,他们是中国摇滚乐的一份子。

回顾《歌手2019》:七年不痒,依旧引领着华语乐坛乐迷们的审美

逃跑计划主唱毛川。

另外他们的《Gravity》+《给自己的歌》我特别的喜欢,他们在被淘汰之后就一直研究这首歌的编曲,最终将两首作品巧妙的融合在了一起,将表达爱情换成了表达人生,难能可贵的通过音乐作品表达的自己的态度。是我心中《歌手》能排名前几的作品。

总之,逃跑计划通过《歌手》的专业历练了自己,应该能打破很多人对于内地摇滚乐团“圈地自萌”的偏见。而吴青峰则是通过一己之力,让更多内地观众放下了对于台湾乐团的偏见,这算是又一引领。

第三、龚琳娜和声入人心男团,引领更多人关注世界音乐、关注歌剧。

我在前面提到过,HAYA乐团曾经带着他们的民族流行音乐登上过这个舞台。但是可惜,无论这个乐团“唱片进入过美国主流市场销售”的标签多闪亮,观众一时间还是没法喜欢上他们的作品。

回顾《歌手2019》:七年不痒,依旧引领着华语乐坛乐迷们的审美

HAYA乐团

而龚琳娜作为一位唱功独特并且在音乐理念上学贯东西的音乐人,她看来是一位更加适合将中国的民族唱法推向世界的人。

回顾《歌手2019》:七年不痒,依旧引领着华语乐坛乐迷们的审美

龚琳娜

现在想来,她当时音乐和造型上的夸张,为她个人后来对音乐作品可以被更多人关注到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当年可能是无奈的有意而为之

她的《小河淌水》让听众知道了什么叫“余音绕梁”,她的《青藏高原》让人知道了民歌的高音是如何诠释的,亚洲人可以有不同于欧美的高音诠释方法。她的《武魂》则是找到了民族唱法在编曲上的更多可能性

回顾《歌手2019》:七年不痒,依旧引领着华语乐坛乐迷们的审美

相信在这之后,大家想到龚琳娜想到的不会是《忐忑》更多的该是《小河淌水》。

对于声入人心男团,他们则是“重新定义了高音”。

我前文也提到过,“高音”在《歌手》舞台上一度是被诟病十分严重的元素,有时候歌手为了表现自己声音的驾驭能力,在音乐中突兀的加上一段高音秀可能会破坏音乐本身的意境和美感。但是不加高音又会被听众觉着缺乏震撼,没有high点。

《声入人心》是一档美声为音乐综艺,如它的英文名字“Super-Vocal”一样,这是一档寻找高音美感的节目。

回顾《歌手2019》:七年不痒,依旧引领着华语乐坛乐迷们的审美

声入人心男团出现在舞台,简直就是剑走偏锋。他们不光有高音,而且有逼格,有美感。

第七期音乐剧《碟》的选段《心脏》、第九期意大利男高音歌唱家安德鲁.波切利的《Melodramma》(被重新填词后取名《真爱乐章》)、突围赛歌剧《金沙》唱段《总有一天》、总决赛《变身怪医》唱段《总有一天》。只要他们唱成品音乐剧作品,观众就会“用脚投票”的让他们取得高名次。

与梅溪湖四子的走红相比,更多的人因为他们喜欢上了歌剧和美声是更有意义的事情。

因此我说,龚丽娜让更多人关注民族音乐,声入人心男团让更多人愿意去听美声。

其他的音乐人,也带来了多元的呈现。

齐豫编曲克制选歌佛系,但是通过她的作品我们仍能听到源自台湾民歌运动的作品中的人文关怀

杨坤在编曲能力上弱一些,但是他让我们看到了他们那个年代从酒吧走出来的“酒吧歌手”对舞台的稳定驾驭能力

小K和波琳娜保证着节目的国际视野

刘宇宁钱正昊许靖韵,分别代表着流量时代的网红综艺偶像

回顾《歌手2019》:七年不痒,依旧引领着华语乐坛乐迷们的审美

从直播平台走红起来的音乐人刘宇宁。

......

几年来,《歌手》为大众推荐了大量的音乐新人,华晨宇、李荣浩、苏运莹、邓紫棋都在参加完这档节目之后开启了人生的新篇章

让大众重新认识了老面孔,羽泉、周笔畅、黄绮珊、林志炫、黄丽玲...从此焕发了事业第二春

给大众展示了更多的音乐风格:Hip-hop(周延)、世界音乐(HAYA乐团、龚琳娜)、摇滚乐(逃跑计划、赵传、周晓鸥、罗琦)、美声(声入人心男团)、民谣(赵雷、老狼)....

当下的《歌手2019》开启了“原创季”,让更多的冷门歌曲被听到,让更多唱作人被认识,更多元的音乐风格被提及,它仍然还是七年前的有情怀的音乐节目。用七年奏出来的这首篇章,真的足够完美了

我仍期待《歌手》的第八个年头,相信明年的《歌手》会给我新的感动。

相关文章
评论
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