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行俭手里的30万大军,是大唐最大的,也是战备状态最好的机动兵团

栏目:励志 来源:阜阳汽车网 时间:2019-07-23

乱世三百年——从安史之乱到澶渊之盟(77)

可这时候,两件意外的事情,打乱了裴行俭准备一鼓作气彻底解决突厥问题的节奏——

头一件事儿,突厥叛军内讧了。

裴行俭手里的30万大军,是大唐最大的,也是战备状态最好的机动兵团

突厥各部造反,究其组织结构,其实是一种比较松散的部落联盟形式;这种架构,顺风的时候没问题,但最怕的就是打败仗,看过前文西突厥的大胸弟估计会有印象,核心如西突厥“十箭”,在苏定方的打击下,不也照样抛弃了贺鲁。现在这帮东突厥也是如此,在唐军强大的压力下,有些不是那么坚决的部落就打算退出叛乱。这么一来,叛军内讧起来;以至于之前被推举为可汗的阿史那泥熟匐都被杀了,这些部落拿着阿史那泥熟匐的人头向裴行俭投降;并且上表高宗李治,大哥我们错了,我们写检查,让我们回归体制吧。

接下来,就发生了第二件事;李治收到奏折,认为突厥的叛乱指日可定了,便派户部尚书崔知悌来到定襄,一面慰劳将士,处理对突厥的善后事宜;更重要的是,下令裴行俭班师回朝。

圣命难违,裴行俭无奈,班师回朝。

裴行俭手里的30万大军,是大唐最大的,也是战备状态最好的机动兵团

可是,他这一走,可就给了突厥人喘息之机。

李治之所以这么急着讲裴行俭召回,老实说这里边儿也有不得已的地方儿。因为就在裴行俭打的突厥人满地找牙的时候,在大唐西南的重镇茂州安戎城下,唐军被吐蕃军打的满地找牙;结果导致西南的西洱诸部落(云南洱海一带)全部投降了吐蕃。不仅如此,吐蕃军还频频袭扰大唐西域都护府治下的龟兹、疏勒等地,弄的当地一日三惊,严重影响了社会和谐。

而裴行俭手里握着的30万大军,可以说是当时大唐最大的、也是战备状态最好的一个机动兵团;因此,李治急着让裴行俭回京。

可是,这么一来,突厥躲过了灭顶之灾。

裴行俭手里的30万大军,是大唐最大的,也是战备状态最好的机动兵团

裴行俭大破突厥于黑山,时间是公元680年的3月;当年7月突厥人就还阳了,史载,当月,突厥人偷袭云州,但被代州都督窦怀哲和右领军中郎将程务挺击退。转过年儿,也就是公元681年的正月,突厥骑兵进攻原州、庆州。不得已,朝廷派出援兵进驻二州备战(“春,正月,突厥寇原、庆等州。乙亥,遣右卫将军李知十等将兵屯泾、庆二州以备突厥。”)。

这次李治算是看清楚了,突厥人绝逼狼子野心,光靠东郭先生式的怀柔,解决不了问题。高宗震怒,看来暴力是这帮孙子唯一能听的懂的语言,那个谁,老裴,收拾收拾,准备再次出征。

公元681年正月,李治以裴行俭为定襄道行军大总管,右武卫将军曹怀舜、幽州都督李文暕为副,统领大军,二次出征突厥。

裴行俭手里的30万大军,是大唐最大的,也是战备状态最好的机动兵团

此时裴行俭要面对的,已然是一个日臻完善的突厥架构;就在裴行俭上次撤军回京后;一个唤作阿史那伏念的突厥部落酋长自立为可汗,而且这个可汗得到了突厥叛乱的核心阿史德温傅的支持;此时二人联手,已经吸引了不少小部落加盟(“裴行俭军既还,突厥阿史那伏念复自立为可汗,与阿史德温傅连兵为寇。”)。

行军途中的裴行俭,心情应该不老美丽;明明上次能将其一勺子烩了,可惜阴差阳错,让对手死灰复燃了。想到这儿,裴行俭就觉得挠心,下令唐军各部加速前进。

裴行俭手里的30万大军,是大唐最大的,也是战备状态最好的机动兵团

可是,这一加速,坏了菜了——

按照唐军的作战序列,走在全军最前头的是右武卫将军曹怀舜和裨将窦义昭所部;老曹同志接到命令,执行起来倒也没含糊,带着部队撒丫子就跑,一口气儿尥出了大唐国境。

一出境,曹怀舜收到了一条情报,说突厥的伪可汗阿史那伏念和骨干阿史德温傅两人正在黑沙北一带游弋,随身跟从的警卫力量薄弱,您只要去,就能抓着活的(“曹怀舜与裨将窦义昭将前军击突厥。或告‘阿史那伏念与阿史德温傅在黑沙北,左右才二十骑以下,可径往取也。’”)。

裴行俭手里的30万大军,是大唐最大的,也是战备状态最好的机动兵团

这一幕眼熟不?

眼熟就对了,几年前郑仁泰平定铁勒叛乱时,铁勒人就给老郑挖过这样儿的坑;只是那次忽悠郑仁泰的是辎重仓库;而这次,忽悠曹怀舜的是叛军的两条“大鱼”。

曹怀舜听到这个消息后,当然大喜过望;跟当年郑仁泰一样儿,也没去验证情报的真实性,便将部队中的老弱官兵留下,自己亲率精锐骑兵扑向了传说中的黑沙,企图将突厥叛军的NO.1、2一网打尽。

可是等曹怀舜一路狂奔赶到黑沙时,别说阿史那伏念和阿史德温傅了,连个鬼影儿都没有。既然找不到敌人,曹怀舜只得带着骑兵骂着娘往回走;去跟被抛在身后的主力会合(“怀舜等信之,留老弱于瓠芦泊,帅轻锐倍道进,至黑沙,无所见,人马疲顿,乃引兵还。”)。

结果,就在曹怀舜刚和所部主力会师后不久,突厥叛军出现了;领军的正是本来应该出现在黑沙的阿史德温傅。

啥也别说了,开打吧。不过,估计阿史德温傅也没料到会在这儿碰上唐军,因此双方试探性的打了一场,便各自收兵了(“怀舜等引兵徐还,至长城北,遇温傅,小战,各引去。”)。

收兵是收兵,双方可谁都没走远;而是在横水扎下营寨,然后各自呼叫援兵。

裴行俭手里的30万大军,是大唐最大的,也是战备状态最好的机动兵团

还别说,双方的援兵几乎同时收到了信号;唐军这边儿,来的是第二梯队、李文暕和裨将刘敬同部;而突厥那头儿更给力,阿史那伏念亲率叛军主力出现在横水附近(“至横水,遇伏念,怀舜、义昭与李文暕及裨将刘敬同四军合为方陈。”)。

双方照面儿,没别的,上来就是硬碰硬的死磕。

磕了一天,唐军有点儿招架不住了;对方来的是两大主力兵团,兵力本来就占优;而且,叛军背后还有“可汗”督战,因此攻势如潮。不过好在唐军的阵地修的坚固,突厥骑兵一时半会儿还没能形成突破。可这样儿让人家围着禁区打,破门是迟早的事儿。

那位说了,前线都打成热窑了;裴行俭干嘛呢?

答:裴老爷子此时正在密切的注视着远方。

其实,横水河畔双方一碰面儿,裴行俭就得到报告了;一听说对方“可汗”亲临战场,裴行俭判断,曹怀舜可能碰上硬茬子了。

那么,对于裴行俭而言就面临两个选择,是率主力增援曹怀舜、李文暕;还是置曹、李二部不顾,主力长程迂回到突厥叛军背后,抄了丫的老窝儿,然后回军与曹、李二部内外夹击,全歼突厥叛军主力。

前者的好处,不用说,是稳妥;而后者的好处是可以一劳永逸;但这个计划存在风险。

斟酌再三,裴行俭决定,兵行险着,派裨将何迦密从通漠道进军,程务挺从石地道进军,直取阿史那伏念的老巢金牙山,抄掉突厥叛军的老巢;然后回师与突厥叛军决战。

裴行俭手里的30万大军,是大唐最大的,也是战备状态最好的机动兵团

何迦密、程务挺进展顺利;突厥位于金牙山的大营只有为数不多的警卫力量,完全不是唐军的对手,守军很快便被击溃;突厥叛军这些年攒的家当尽数落入唐军之手;不仅如此,阿史那伏念的老婆孩子也被唐军抓获(“行俭遣裨将何迦密自通漠道,程务挺自石地道掩取之。”)。

何、程二将,人不卸甲,马不离鞍,火速向正面赶来;准备执行裴行俭计划的第二阶段,从外线包围突厥叛军。此时,只要正面的曹怀舜能顶住,或者说拖住突厥叛军;只待何迦密、程务挺两路大军一到,必可以前后夹击,全歼突厥叛军。

但是,没想到关键时候,唐军前线总指挥曹怀舜尿了,一声儿不吭,扔下还在血战的战友,悄么声儿的撤出了战场。

裴行俭手里的30万大军,是大唐最大的,也是战备状态最好的机动兵团

本来唐军就是在咬牙死撑,这会儿拼的就是一口气儿;结果曹怀舜这一跑,就像一根针扎在气球上,“砰”的一声儿,把唐军的士气扎爆了。唐军士气动摇,军心大乱。

突厥叛军见状,攻势更甚;结果唐军防线全线崩溃,部队死伤惨重。

相关文章
评论
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