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纪事:我那神秘死亡的“发小”

栏目:工程 来源:中国矿山设备网 时间:2019-08-13

文:会说悄悄话的鱼

图:来自网络

或许由于性格的原因,或许由于家境的状况,我童年的玩伴并不多,算起来最多也就十来个人。而在这极少的玩伴中,晨晨却是和我最铁和我走得最近给我留下印象最多的发小了。可前不久,当获知晨晨的死讯之后,在内心瞬间疼痛无比之时,也让我为晨晨的英年早逝感到痛惜。


乡村纪事:我那神秘死亡的“发小”



前不久,碰到在某商场上班的初中同学,我便问起童年玩伴晨晨的事情。他一副惊讶状,你真不知还是装迷糊,晨晨在十年前就已经死了。听到这样的消息,我非常震惊和痛心,并急迫的向他打听晨晨的事和死因。

同学告诉我,在我们纷纷逃离那片生我养我的故乡之后,晨晨还在那儿坚守着。幸亏那时实行了改革开放,政策活络了,农村的谋生的手段多了,这也为晨晨的发展提供了广阔的舞台。其实,晨晨也不是那种愚笨的人,他头脑非常灵活,即使不实行改革开放,他也不会固守种地,也会想法设法学到一门手艺成为农村少有的这匠那匠的农民艺人。

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晨晨便披星戴月骑着自行车四方赶集卖布匹、服装做起了小本生意,在历尽艰辛之后混了钱成了农村少有的万元户,经济上富足了。而此时的晨晨不满现状,购置了四轮拖拉机,夫妻俩做起了为工地拉砖拉沙子的生意,虽然每天辛苦的没个人样,但收入不菲。

随着业务的扩展,晨晨不甘小打小闹,投巨资购置了汽车拖挂做起了大运输,日进斗金、生意红火,小日子非常滋润。谁知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就在晨晨生意蒸蒸日上的时候,他却出事了出大事了,在一场大火中车毁人亡,一场灾难在毫无征兆下降临到他的身上。

同学告诉我,那是十年前的一个春季,在远离村庄的郊外,在一片绿油油的麦地里,晨晨被大火烧死了,车也在这次大火中被烧毁。到了第二天早上才被人发现。

关于晨晨的死因,同学说众说纷纭。有说是自杀的,有说是死于事故,有说是他杀的。同学说,说晨晨自杀根本站不住脚。晨晨事业日入中天,夫妻恩恩爱爱,家庭和美,身体健健康康,种种迹象说自杀难以立脚;说死于事故,也难以自圆其说。晨晨死的地方既不靠村也不靠店周围空落落的,也没有易燃物品,说死于车祸而他的车则在麦地况且没有碰撞痕迹,很难敲定晨晨死于事故。

同学说,种种迹象朝向了他杀。晨晨被烧死在离车有十几米远的地方;他不是被烧死在驾驶室里而是在车外;为什么无缘无故的把车开在麦田里,并且还是荒郊野坡?同学说,他的父母,村里很多知情的老百姓都认可晨晨是被他杀。虽然公安部门介入,也怀疑是他杀,但始终没有破案,晨晨之死成为一个谜团,成为一个悬案。

听完同学叙述晨晨之死我的心一直在痛,一直在为他惋惜,一直在想现代科学技术这么发达了公安部门为什么破不了案,一直在想晨晨之死案情终有大白于天下的时候。同时,也让我也情不自禁的想起了我与晨晨在一起的快乐和痛苦。

晨晨和我是前后邻居。我比他大一岁,辈分高一辈,自小他便称我叔叔,我则直呼他晨晨。年龄和辈分的差异没能成为我们是玩伴的障碍,关系黏糊着呢。


乡村纪事:我那神秘死亡的“发小”



记得,童年我们常在一块玩踢毽子、跳房、弹溜溜球等游戏,和别的小朋友玩时还会联起手来;串门是经常的事,我会到他家玩他也经常到我家玩;有点好吃的还会相互惦记着,见面分一半;夏天一块拔猪草,冬天会一起搂柴禾等,俨然是一对兄弟。

关于楼的概念还是晨晨灌输我的。记得,一次和晨晨玩时他告诉我,城市里有高楼,一层一层的,可好看了。我说楼到底是什么样子?他说我姥娘家就有楼,看了你就知道楼是什么样子。他说要不领着你看楼去?我说太好了。

晨晨的姥娘家是我们同村,家住村东,东屋东墙便是高高的城墙。由于地势较高的原因,在盖房子时便挖了个地下室,大小和上面房子的面积差不多,地下室和正室是通过一个梯子上下的。那天,晨晨点着灯领着我通过梯子一级一级下到地下室,对楼有了朦胧的概念,楼房应该都是一层一层的,都是通过梯子上下的。

后来,和晨晨一块上学成了同班同学,又成了要好的同学。他成熟比我早,学习比我好,作业常是对豪,而我有点跟不上班作业常常是错号,心里苦着呢。为此,放学后我刻意到他家一块做作业,让他教我帮我。

晨晨虽然学习好,但不知什么原因,后来他渐渐失去了学习的信心,而我成绩却一直扶摇直上。也许从那开始,晨晨便有意识的疏远我。我上高中后相互间联系更少了。尤其当我逃离了生我养我的地方之后,与他见过少有的几次面,每次见面完全没了童年那种纯真的友情,只是刻板的寒暄几句。

我为晨晨感到惋惜,如果没有遭此不测,他一定也有着辉煌的人生。

没想到童年玩伴有这么惨烈的结局。我祈祷在另一个世界里的晨晨过得好、生活甜甜美美、快快乐乐;也期盼公安部门早日还原案件的本来面目,假设真是他杀的话一定要让那家伙绳之以法,受到法律的制裁,让在另一个世界里的晨晨心灵得以慰藉。


乡村纪事:我那神秘死亡的“发小”



后来的晨晨虽然和我疏远了、陌生了,但童年的晨晨在我的脑海里深深的扎下了根,在我心中留下了足够的位置。

相关文章
评论
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